餐饮互联网化新玩法 美味不用等一个吃饭排队的APP_掘图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路由器设置 >

餐饮互联网化新玩法 美味不用等一个吃饭排队的APP

时间:2016-01-17 00:09点击:

餐饮互联网化新玩法 美味不用等一个吃饭排队的APP

在资本寒冬中能融到资,是一件让同行羡慕嫉妒恨的事,况且这笔融资数额不菲——C轮,5亿元。老谢本打算庆祝一番,但后来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老谢名叫谢新法,是“美味不用等”的创始人兼CEO,公司为餐厅提供智能餐位管理系统。老谢其实不算老,也就三十多岁。他笑称自己也不知道老谢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老谢没有独立的办公室,和技术人员坐在大平面一起办公。他乐于这种开放包容的氛围,“其实蛮好的,工作之余就是兄弟”。

10月28日,美味不用等宣布获得5亿元C轮融资,由大众点评、百度领投,中信资本、正中兴、海润、安持等资本机构跟投,公司估值超过20亿元。

餐饮O2O市场已不乏美团和饿了么为代表的外卖巨头,但美味不用等深耕的是另一个细分领域,即到店消费。

成立两年多的美味不用等已进入全国两百多个城市,为西贝、绿茶、南京大排档、雕爷牛腩等三万多家餐厅提供智能排队服务,占据了到店消费90%左右的市场份额。但谢新法仍然觉得不够快。“还在半山腰上,不上不下,你不快对手快就会很危险。”他说。

加速扩张

2013年年初,谢新法离开了供职近十年的中兴通讯,和另外三个合伙人组建团队,成立公司。当年4月美味不用等的APP上线,他们打算用移动互联网帮助热门餐厅解决排队问题。

美味不用等的主要产品是其自主研发的排队系统,用户可在其APP或微信号选择餐厅,进行远程排队取号,并可实时查询排队等位进程,提前5个号会短信推送提醒。在餐厅,系统装入平板电脑,配上打印机,用户即可取号排队,扫描二维码亦会进行提醒。

看似简单的事情却并不简单,APP上线后的半年时间是一个“黑暗时代”,谢新法一度怀疑“这件事能做吗”。那段日子里,公司只有6个人,4个合伙人和2名员工,一个月最多也就谈下10家餐厅。谢新法向《中国企业家》回忆,“没有品牌知名度,没有钱,有的只是精神、产品和服务,是靠咬牙坚持下来的。”

当时,为了拿下上海新旺茶餐厅,美味不用等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市场官陆瑞豪等了餐厅老板整整两天,第三天正好有新店开业,陆瑞豪才借机“堵住”了老板,争取到了一个试用的机会。

很多早已有了排队系统的大牌餐厅对此并不感冒,美味不用等的策略是,“以升级为借口,零成本将其引入互联网时代”,即免费在餐厅原有的硬件装上自己的系统。即便如此,与大企业合作仍是难事,因为对方一般审核比较严格。

2013年9月,美味不用等希望拿下通用磨坊旗下的哈根达斯,对方提出要到公司拜访,那时美味不用等连固定的办公场所都没有。谢新法“临时征用”朋友的公司,换上美味不用等的牌子。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谢新法还说服盛大资本为自己做背书。彼时,美味不用等的客户虽然不多,但在上海几乎拿下了一个购物中心的所有餐厅,盛大资本觉得其具备可复制性,希望投资。

最终美味不用等跟哈根达斯的合作如愿落地。2013年10月,美味不用等也拿到了盛大资本的200万元天使投资。

对于一般餐厅,一开始美味不用等的硬件和软件系统都要收费,随着竞争加剧转向全部免费。很多餐厅奔着免费而来,美味不用等逐渐驶入快车道。2013年年底,其在上海与300家餐厅实现合作,第二年5月进入北京市场,3个月在北京拿下了700家餐厅。谢新法清楚地记得,开拓北京市场时,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销售副总裁许佳佳意外摔断了腿,她就拄着拐杖一家家去谈,这感动了不少餐厅老板,最终实现合作。

2014年8月,美味不用等拿到了经纬中国和信天创投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之前我投了饿了么,它会成为到家食物入口,所以我考虑要投一个到店食物入口。看了很多公司,它们都想替换餐厅系统,比较重也就比较慢。美味不用等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一个‘外挂’,排队系统这个切入点很棒,可以瞬间和所有餐厅的系统对接,不要求改变原来的系统又解决了餐厅的排队痛点,所以我们没有聊太多细节就投资了。”经纬中国合伙人丛真向《中国企业家》如是说。

从最初的Demo开始,美味不用等排队系统已经迭代了一百多个版本。早期,一旦断网餐厅取号就会终止,这个问题容易造成餐厅秩序混乱。公司在后台实时监控,一旦哪家餐厅系统出现问题,第一时间修复或者打电话进行指导。陆瑞豪告诉《中国企业家》,“我们庆幸的是有先发优势,后来一些大互联网公司也在做,但我们一些细节功能、特殊功能推得最快。比如有的餐厅楼上楼下同时叫号,对手可能要用一两月时间开发,我们则短很多。”

坐稳京沪市场后,美味不用等的触角开始伸向全国。2015年1月,拿到了天图资本领投的2000万美元B轮融资,扩张再次提速。截至10月,美味不用等进入全国两百多个城市、三万多家餐厅,目前其APP用户量达到500万。

打动巨头

经过市场考验的谢新法对于餐饮互联网化有了自己的认识。在他看来,线上业务主要包括餐位(排队和订位)、点菜、支付和会员管理,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第一步是点评、优惠券和团购阶段,这一步一个APP就可以做成,不需要餐厅详细信息,餐厅一侧也不需要专门的硬件,这一阶段大众点评和美团借势而起。第二步是排队、预订和支付,其中支付是微信和支付宝的天下,美味不用等的机会在排队和预订。第三步则是手机点菜和会员服务。如果跨越式发展,很难成功。

刚创业时,O2O风起云涌,谢新法认为手机点菜是一个风口,花了几个月时间,研发出一套移动点菜系统,陆瑞豪是他第一个上门推销的客户,两人一拍即合,联合创业。之后的故事证明,当时只是外卖业务的风口,饿了么和美团两个外卖行业的独角兽势不可挡,以到店消费为主攻方向的项目则走入了死胡同。

跟到家业务相比,到店的难度不可同日而语。外卖几乎都是快餐,菜品简单,不需要和餐厅管理系统打通就可做成。而到店的消费场景则完全不同。首先是对基础设施有要求,而当时绝大数餐厅并没有实现网络覆盖。其次,中餐正餐一般菜品较多,有的会达到上百种,还会有各种套餐与多种口味,而各家餐厅管理系统并不相同,不打通系统,C端点菜不能直达厨房。目前市场上至少有上千家系统,一一连接难度很大。应用纳入的餐厅太少对于用户来说没有意义,用的人少对于餐厅没有价值。

美味不用等的点餐模式在摸索了几个月后,宣告失败。谢新法将业务方向转向了手机排队。

“刚想去创业的时候,其实脑子里只是一个想法,落地时你会发现很多事情不是想象得那么简单。”谢新法说。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