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路由器设置 >

精彩对话二:家装行业未来发展趋势

时间:2016-02-25 18:36点击:

主持人:第一组对话我们更多的对家装行业的发展进行了总结、反思。那么,未来家装行业将如何发展?这也是我们第二组精彩对话所要探讨的。下面有请第二组对话嘉宾:博洛尼家装CEO蔡明、江苏旭日装饰董事长孙有富、实创装饰集团执行副总裁耿黎明、齐家网COO首席运营官毛新勇、合生创展集团总经理王玉龙、家装e站副总裁伯虎、酷家乐副总裁廖溪、家墨方创始人徐奇。同时有请对话主持人网易家居全国总编辑胡艳力。

精彩对话二:家装行业未来发展趋势


(现场图片)

(网易家居全国总编辑 胡艳力)


(网易家居全国总编辑 胡艳力)

胡艳力:2015年是互联网家装的元年。互联网家装的本质我们越来越清楚了,那就是信息透明、买卖公平,其中我们优化了产业链,带来了更多标准化的东西,从而提升了整个家装的效率,同时增加了我们消费者、用户的体验感。首先提问蔡总,2015年博洛尼在北京市场做到了10个亿,是怎么做到的?是不是也运用了一些互联网的思维?

(博洛尼家装CEO 蔡明)


(博洛尼家装CEO 蔡明)

蔡明:一个城市的家装能做10个亿确实比较少。我认为所有传统公司的互联网改造都几乎不可能在自身产生,凡是要干,必须单干。博洛尼因为我们自己做全屋定制产品,橱柜、门、衣帽间等所有的家具都是我们自己供应。有这个原因,我们敢做的一件事就是放弃施工利润。我们四六结帐,40%是给博洛尼,60%是给工人。今年我们做到三七。他就差那10%,必须得增项。求设计师给好单子,或者求设计师给他预留了增项空间,所以很多钱要付出,隐性成本在那,不加这10%,不加这增项,就得赔钱。所以很多传统公司本质上都是低来高走,就是低价入门,慢慢增。家装公司很少有回头客,原因就是本质上属于低开高走。我们怎么办?必须让工人不增项,必须给他加钱,所以四六变三七,让工人在本质上不增项也还可以。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就是我们放弃了这30%,那30%我们也不要了。30%不要结果还是很鲜明的,在今年北京市场不好的情况下,我们又增长了将近不到30%。这就是放弃了施工利润,带来了流量,路由器设置,最根本的就是彻底所见即所得,没有增项。虽然还不是一个全屋套餐的总价,但至少我们也明确了加一个插座五块钱,非常明确,不给机会。以前是加一个插座,顾客也不知道价格,给了各种人操作空间。我们就是不给空间。

胡艳力:其实就是两个原因,第一是让利,第二是更加透明。我想问一下,你让利了10%给施工队,那30%也扔出去了,那你10个亿赚了吗?等于没有任何利润了?

蔡明:我们施工跟材料的配比达到1:3.6,这里面有一大半是我们自己生产的产品。我们的成本结构与轻资产的装饰公司不同,我们是重资产的自己生产产品的公司。

胡艳力:蔡总有一句话说的是物种的问题,传统的互联网公司在自身演化中必死无疑,除非它衍生出另外一种或者开创出另外一种物种,你是指的旁边的实创必死无疑吗?因为实创是自身演化的互联网家装。

蔡明:实创本质上不是互联网家装,因为它正在改革,我理解的互联网家装有几个关键词。一,平米报价,锁死,以前都不是。后来他们做688,是这个方向,但它与完全只做688是不一样的,它是有688也有传统的。我们自己为什么不打算这么变革?因为所有成本结构都没变,在原有的体系下又加了一个,我们也推了999,于是马上出现什么情况?999的标准家装,一个设计师一个月可以做15套,传统的一个月只能做两套,所以提成就不一样。同样的一个公司里边,有300个设计师,做这个提成0.5%,做那个提成1.5%,那谁干呢?他已经提过1.5%了,你让它提0.5%,他就不干,所以阻力来自于设计师。

第二,所有家装公司跟设计师都是博弈,他挣的钱不光是提成,挣的是额外的厂家返点和拉到公司主材平台之外的另外的地方去拿更高的返点,所以他一直是带着博弈跟你一起玩。除非你不用这帮人,那你必须找另外一波人,另外一波人是谁呢?理论上任何一次革命都有一个革命主体,比如打土豪分田地,平民就是革命主体。设计师一定不是革命主体,但设计师助理是。尤其是比较高端一点的设计师,设计师是喷活的,他把顾客喷晕了,助理是画图,助理是干活的,但是挣钱少的,所以设计师肯定不是革命的主体。

(实创装饰集团执行副总裁 耿黎明)


(实创装饰集团执行副总裁 耿黎明)

耿黎明:先曝个料,实创今年借助互联网的力量,我们也创造了新的销售纪录,今年我们大概干了20个亿。

胡艳力:耿总,他大致说的原因跟蔡总说的是一致的吗?

耿黎明:比较接近,但确实不是在一个层次上说。

胡艳力:蔡总刚才说不能在自身基因下参与物种进化,但实创就是这么做的,你怎么来应对这个问题?

耿黎明:我同意蔡总的说法,我们今年6月18号和天猫平台一块推了688爆品,我们认为这款爆品是符合互联网思维的产品。其实从实创造套餐以来,就已经暗合了互联网的机制、口碑、快、专注等规则,按照这些规则,今年我们把这些产品出来,这些套餐确实也起了一些很大的作用,比如对整个销售的推动,让客户对我们有了一些新的认知。但是确实它是一个新的物种,我们要和自己内部的传统势力,员工、产品结构、供应链做斗争,这方面我感觉我们是失败了。所以我们现在已经把688转移到另外一个体系,让另外一波完全和我们不一样的人去做,完全是另外一个团队在全新的环境里进行运作,可以说是另外一种血统和基因了,如今已初见成效,因此我是非常认同蔡总所说的。

胡艳力:在天猫双11我们做了4个亿,是爆款,是怎么做到的呢?

耿黎明:我们从9月份开始就已经做了一些储备,我们觉得要运用天猫这个平台,让我们的品牌不仅仅在整个家装体系当中显露出来,同时如果能在大的榜单上面显露出来,那它产生的广告效益将会出乎我们的意料,事实也正是如此。天猫这个平台有自己的规则,掌握玩好这些游戏规则就容易在上面突显出来。

胡艳力:好的,让我们把话筒传给旁边一直笑咪咪的孙总,三位都是传统意义上的家装公司,他们两个公司都进行了一系列变革,您同意他们的做法吗?您自己又是怎么去做的?

(江苏旭日装饰董事长 孙有富)


(江苏旭日装饰董事长 孙有富)

------分隔线----------------------------
推荐内容